被中央環保督察點名批評后,羅平鋅電補齊短板一舉扭虧為盈
2019-09-24 16:44:23   來源:   評論:0 點擊:

\\
位于珠江上游南盤江流域的云南省曲靖市羅平縣,以每年春節前后百萬畝油菜花盛放的壯觀美景聞名全國。直到2018年6月12日,中央第六環保督察組下沉曲靖開展“回頭看”督察,云南羅平鋅電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羅平鋅電,股票代碼:002114)廢渣違規堆存帶來重大環境隱患的問題被公開曝光,輿論焦點一時從盛贊風景如畫轉為嚴肅批評環境污染,給當地優美的自然風光蒙上了一層陰影。

近日,當記者來到這里時,距離旅游高峰期尚早,小城平靜整潔,從縣城驅車不過3公里,路邊的羅平鋅電總部映入眼簾,四周青山環繞、植被茂盛。中央環保督察“回頭看”已經過去了一年,羅平鋅電的危險廢物處置問題是不是得到了徹底解決?曾經廠區管理混亂、污水橫流的情況有沒有根本改善?羅平縣及曲靖市兩級黨委政府在整改過程中有沒有真抓真重視?作為全國鋅冶煉行業中的知名上市公司,在這場環保風暴中究竟產生了哪些變化?記者走進了企業大門。

堆渣地將變身綠茵場

“鈣渣與雨水形成的混合物四處流淌,現場一片狼藉,環境隱患突出。”這是一年前中央環保督察組“回頭看”期間在羅平鋅電曝光的景象。而更被媒體集中詬病的是,羅平鋅電涉重金屬廢渣處置不力的問題早在2016年就已凸顯。從2016年這個問題被第一輪中央環保督察反饋意見提及,到2018年中央環保督察“回頭看”發現廢渣違規堆存依然如故,兩年間,羅平鋅電舊賬未還,又欠新賬。除了第一輪中央環保督察要求整改的10萬噸含鉛廢渣,公司里還多出了12萬噸鈣渣。

記者徑直穿過廠區來到后山,在廠界邊緣看到一個殘存的大坑,正是曾經堆放廢渣的地方,但里面的含鉛廢渣和鈣渣已不見蹤跡。“再過幾個月,這里將變成一個美麗的運動場。”羅平鋅電董事長李尤立說。

據記者了解,從2018年6月被中央環保督察“回頭看”批評曝光后,羅平鋅電全面叫停鋅冶煉生產線,利用自有回轉窯24小時不間斷處置含鉛廢渣15萬噸,并與5家危廢處置企業簽訂外轉協議,加快處置速度,在當年8月底前就把全部24萬余噸含鉛廢渣安全處置完畢。過去兩年沒有解決的問題,現在僅僅用了兩個月,可見根子不在技術水平,而是主觀態度,李尤立將其稱為思想和行動上的“脫胎換骨”。

盡管根據云南省、曲靖市兩級環境監測站的檢測結果,12萬噸鈣渣為脫硫石膏,屬于一般工業固體廢物,但為確保環境安全,羅平鋅電按照危險廢物填埋污染控制標準重新建設了填埋庫,將全部鈣渣轉移管理。

如今,這些脫硫石膏已得到安全填埋,實施了科學閉庫,映入記者眼簾的是一大片平整的草地,足有兩三個足球場的面積,上面點綴著整齊劃一的灌木叢。欣欣向榮的植物與廠區外的長家灣大坡山渾然一體,讓人看不出任何固廢的痕跡。這只是羅平鋅電整治廠區內部環境、進行覆綠改造的一部分,除了在廠區和后山種植移栽的近1.7萬平方米草皮、灌木,企業還在廠區周邊實施了299.6畝的綠化工程,又對茶山小河等廠外環境進行整治修復,栽種了上萬株樹木。

一記重拳讓企業猛醒

羅平鋅電是國內首家集水力發電、礦山勘探采選、鋅冶煉及深加工于一體的上市公司,其暢銷國內外有色金屬市場的主產品“久隆”牌鋅錠就產自位于羅平縣的這個總部工廠。這里雖然占地僅有380畝,卻密密麻麻地排布著各生產車間,甚至不乏上個世紀90年代建廠初期留下的生產線。記者了解到,從2001年的電鋅“1改3(萬噸)”,到2004年“3改6(萬噸)”,再到2006年建設“資源綜合利用項目”,羅平鋅電通過3 次重大技術升級改造,將電解鋅生產規模提高到了目前年產12萬噸。正因此,風格迥異、新舊不一的建筑伴隨著每次改革留在了廠區,顯得擁擠凌亂,缺乏整體規劃。

產能在提高,企業在發展,但污染防治設施和環境管理水平卻沒有完全跟上。中央環保督察組曾批評指出,羅平鋅電電解車間管理混亂,不但未按要求收集高濃度重金屬廢水進行處理,而且將沾染有高濃度重金屬污染物的電解板隨意露天堆放,嚴重污染環境。“廠區污水橫流”“部分裸露地面因沾染重金屬污染物后寸草不生”……

記者了解到,當時中央環保督察組檢查期間正值雨后,廢渣、粉塵經雨水沖刷進入雨水溝,由于雨水收集池容積小,這些含重金屬的污水最終溢流到了廠區道路上。

“不經一事,不長一智,不舍付出,難以收獲。”李尤立說,沒有中央環保督察的一記重拳,羅平鋅電就不會猛醒。當記者再次來到電解車間,不僅廢水收集系統已經完善,電解板堆放也有了定點倉庫,一條自動化的剝鋅生產系統正在有條不紊地運轉。同時新建的還有兩個共計1880立方米的初期雨水收集池,使雨水收集容量提升了一倍。

“新建及改造雨水管網3535米,改造排水溝道2400米;新建、改造污水管網2000米,車間地面防滲防腐改造7000平方米;各車間槽罐圍堰加高增容,利用原有空置槽罐作為應急罐,總容積2080立方米。”羅平鋅電對自身存在的環境污染問題進行了系統整治。

以點帶面,舉一反三,公司決定按照園林式工廠的標準,整體實施“美化、亮化、綠化、硬化”工程。已經廢棄的設備、建筑被全部拆除,其中包括兩條落后的產能回轉窯,取而代之的是4個危廢庫和超過3000平方米的標準化倉庫建成投運,統一規范的警示標志、屋面粉刷掩蓋了昔日破損的路面、斑駁的外墻。

從一年虧損2.58億到半年凈賺736萬

過去的一年,羅平鋅電經歷了脫胎換骨的陣痛。2018年,公司營業收入10.7億元,同比減少了1/3,與此前連續三年營收大幅增長的態勢相比,形成了急劇轉折。究其原因,正是環境問題。

在中央生態環保督察“回頭看”典型案例曝光當天,股票市場就做出了直接反應,羅平鋅電的股價漲幅一路縮水,次日上午緊急停牌,下午復盤后一度觸及跌停板,并在之后的連續5個交易日內持續下跌,當月經歷了兩次連續跌停。

面對金融市場的震蕩,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、證監會云南監管局接連發出《關注函》,詢問羅平鋅電是否還存在其他未披露的環境信息,是否能按時完成整改目標任務,有何整改計劃和環境污染防治長期制度。

在曲靖市環保局一紙停產整治的禁令后,證監會云南監管局的行政處罰接踵而至,對羅平鋅電給予警告并處以60萬元罰款;對時任公司董事長楊建興等3人給予警告,并分別處以10萬元罰款;對公司其他董事及相關責任人17人分別處以3萬~5萬元罰款。

身處環保風暴,楊建興引咎辭職,并對公司環境污染、敷衍整改問題負有直接責任。經縣紀委常委會會議研究,并報縣委常委會會議批準,決定給予楊建興同志撤銷黨內職務處分。

因為長期不重視環保而積累的環境隱患,羅平鋅電付出了不小的代價,公司2018年虧損約2.58億元。其中,因處置歷史遺留的含鉛廢渣,鋅生產線停產近3個月,造成停工損失約2000多萬元,并支出5000余萬元的廢渣處置費,1300余萬元的渣庫閉庫費用。

“重金屬污染隱患暴發后,公司非常重視,原來的一些高管和重要崗位相繼調整,受到了處罰、警告,李尤立危難中扛起董事長的重任,帶領新班子全力以赴抓整改,共計投入約1.9億元。目前,礦山、工廠已全部復產、重新開工。”羅平鋅電某高管人員告訴記者。

今年7 月25 日,羅平鋅電發布中報業績快報,公司上半年實現營收8.62億元,同比增長45.52% ;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736.21萬元,同比增長109.20%,相比去年同期虧損8002.30萬元的成績實現扭虧為盈。這張走出低谷的成績單證明了羅平鋅電的浴火重生。

在過去的一年,通過公司內部組織的全員反省、全員培訓,羅平鋅電的環境意識、管理水平得到了大幅提升,建立了嚴格的環境督導檢查、責任追究制度。“回收的雨水全部用于各生產系統,回轉窯尾氣被送到硫酸廠制取工業硫酸,亞硫酸鋅溶液返回電鋅冶煉系統生產鋅錠,新工藝將不再產生脫硫石膏渣。”李尤立說,在徹底還清環保歷史欠賬后,抓環保帶來的經濟效益正在羅平鋅電身上逐漸顯現。環境好了,資源綜合利用能力也大大提高了,能耗小了,生產成本隨之大大降低了。

“中央生態環保督察組的批評對我們來說是一次刮骨療毒的過程。”羅平縣縣長海建才說,管發展必須管環保、管行業必須管環保、管生產經營必須管環保,羅平鋅電整改累計投入1.9億元,目前取得了階段性成果,也為全縣上了一堂生態環境保護警示課。

整改中,羅平縣、曲靖市兩級政府表現出了足夠的重視,一方面加大了督導檢查力度,實行掛賬督辦、專案盯辦、跟蹤問效,定期調度情況,采取專項督察、明察暗訪等方式,全面掌握整改進度;同時引以為戒,全面排查其他領域的環境風險,建立環境問題清單,以完善的制度從源頭上堵塞環保漏洞,繃緊生態環境保護的“高壓線”。

 

 

來源:中國環境報

原標題:被中央環保督察點名批評后,企業在思想和行動上脫胎換骨羅平鋅電補齊環保短板一舉扭虧為盈

上一篇:曲靖市舉行創建全國文明城市全民動員大會 李文榮強調:全民參與苦干實干 推動創文再創佳績
下一篇:曲靖舉行升國旗儀式慶祝新中國70華誕